企诚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营销管理 » 正文

最高法规范醉驾量刑背后:浙江天津均曾调整 已有上百起免予刑罚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5-18  浏览次数:1012
核心提示:  近日,多家媒体报道称,最高法印发《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(二)(试行)》(下称《量刑指导意见(二)》),要求自5月1

  近日,多家媒体报道称,最高法印发《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(二)(试行)》(下称《量刑指导意见(二)》),要求自5月1日起,在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对8个常见罪名进行量刑规范改革试点,其中关于涉及醉驾的危险驾驶罪的量刑意见引人关注。

  据人民法院报4月1日报道,《量刑指导意见(二)》将近年来多发易发、与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密切相关的8个罪名纳入规范范围,从有期徒刑、拘役扩大到罚金、缓刑,规范罚金、缓刑的适用。各高级人民法院将在辖区指定1至2个中级法院、2至4个基层法院,对扩大的8个罪名的量刑开展规范试点。根据试点情况,将适时在全国法院推行。

最高法规范醉驾量刑背后:浙江天津均曾调整 已有上百起免予刑罚

  “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,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、机动车类型、车辆行驶道路、行车速度、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,准确定罪量刑。对于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予定罪处罚;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,可以免予刑事处罚。”上述指导意见的这段表述,被外界认为“‘醉驾一律入刑’有望松动”,引起广泛讨论。

  一时间,有人担心“情节轻微”的标准难以把握,或致自由裁量权过大;也有人唿吁尽快出台相关细则。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认为,这符合刑法总则“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”的规定,指导意见的出台,也是为了科学量刑。

  澎湃新闻查询相关报道发现,事实上,浙江、天津等地此前已开始针对规范醉驾量刑出台相关文件,浙江的规定明确了可不作为犯罪处理的情形,不起诉或免予起诉的标准有所放宽。

  此外,澎湃新闻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因情节轻微等情形,全国至少有上百起醉驾案例的被告人被定罪免刑,也有判无罪的案例。

  浙江、天津均曾调整规范醉驾量刑

  对“醉驾”量刑标准的规范,此前已有先例。

  去年,天津高院出台《关于扩大量刑规范化罪名和刑种的量刑指导意见(试行)》,其中新增8个罪名,包括“醉驾”涉及的危险驾驶罪等,与《量刑指导意见(二)》中规范的8个罪名完全重合。

  《人民法院报》2016年8月29日对此报道称,天津高院将要求试点法院边试行边总结经验,为下一步《指导意见》的修改与完善打下基础。

  2017年1月,浙江省高院、省检察院、省公安厅以印发《关于办理“醉驾”案件的会议纪要》的形式,对醉驾入刑的细节进行调整,其中规定了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的情形,不起诉或免予起诉的标准、适用缓刑的标准有所放宽。

  据温州晚报报道,上述会议纪要规定,对于醉酒在广场、公共停车场等公众通行的场所挪动车位的,或者由他人驾驶至居民小区门口后接替驾驶进入居民小区的,或者驾驶出公共停车场、居民小区后即交由他人驾驶的,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。

  2011年5月1日起实施的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首次将“醉驾”纳入刑法,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,处拘役,并处罚金。因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的前提条件,醉驾是否一律入刑引发争论,有观点认为应慎重追究刑责;也有观点认为情节严重与否难以界定,易造成有法不依。

  此后,为保证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的正确实施,公安部下发相关指导意见规定,对达到醉驾标准的一律以涉嫌危险驾驶罪立案侦查;最高检则表示,醉驾案件只要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一律起诉。

  上述规定对打击醉驾行为发挥了威慑作用,也给外界留下“醉驾一律入刑”的印象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表示,“醉驾一律入刑”这一说法在理论上是站不住脚的,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,相关犯罪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。此次最高法量刑指导意见的出台,实际上是对醉驾正确定罪量刑的一次回归,进一步合适掌握入罪标准,比如未达到一定的危害结果,可以不算犯罪,不追究刑责。

  专家:规范量刑是为防止刑法适用不统一

  有法律界人士担忧,对于《量刑指导意见(二)》中规定的“情节轻微”及“显着轻微”如何认定难以把握,需要一个标准,以免自由裁量权过大致司法不公。

  “这一意见对下级法院具有指导作用,就是为了规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,防止刑法适用不统一,更好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,恰恰是为了规范量刑科学量刑。” 彭新林认为,如果没有量刑指导,基于考虑的因素不统一,各地做法也不一致,容易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结果。所以,要通过量刑指导意见进行标准的明确,通过定性分析辅之以定量分析,从而进行规范量刑。

 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张王宏认为,此次最高法的危险驾驶罪量刑指导意见,是兼顾到了公共安全与个人正常生活便利,贯彻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,在不同利益间平衡,防止出现权益失衡。

  张王宏认为,醉驾标准过严,可能助长不良风气。他称,一些人在停车场、酒店门口等位置,等代驾人员把车交给车主后,趁车主把车停回原位时“碰瓷”,接着以车主酒驾为由进行勒索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2015年,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检察院丁川、秦春波曾着文称对危险驾驶罪做过调研。两人统计,2011年5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,镇海区检察院受理的各类刑事案件中,危险驾驶案件占受案总数及人数的28.53%、19.42%。危险驾驶案件的大量涌入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刑事案件的整体结构。

  调研报告称,目前,侦查机关存在对于危险驾驶犯罪打击面过大之嫌。部分侦查人员简单地“唯酒精度数”论,即凡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/100ml的一律认定为犯罪。

  报告分析,一方面的原因是没有考虑行为人的主观恶性;另一方面是对危险驾驶罪的证据标准把握不够,司法实践中往往只考虑醉驾人员的血液酒精浓度而忽视其他要素,执法相对比较机械;再者是没有充分地理解相关政策法规。如对于在广场、公共停车场等公众通行的场所,只是为了挪动车位而被查获的案件,对公共安全没有危害的,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。

  醉驾案至少已有上百起免予刑事处罚

  澎湃新闻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至少有上百起醉驾案件被告人被判免予刑事处罚或无罪,其中多起因“犯罪情节轻微”或“显着轻微”。

  2013年12月起实施的《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规定,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/100毫升以上的,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,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。

  湖南省永州中院2015年判决的一起案例中,上诉人阳某基于工作需要礼节性饮酒后,送病重岳父去医院途中,被交警查获,测出其血液酒精含量132.09mg/100ml,属于醉酒驾驶。

  阳某被一审法院判拘役三个月,缓刑四个月,并处罚金二千元。他不服上诉,二审法院认为,“酒后驾驶确系情势紧急,事出有因,充分考虑上诉人阳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,在庭审中能自愿认罪,悔罪态度明显,且犯罪情节轻微”,撤销原判量刑部分,维持危险驾驶罪,免予刑事处罚。

  除了这种送医的紧急情况,也有因驾驶距离短免予刑事处罚的。

  山西乡宁县法院2016年的一起判例中,被告人刘某某在离家100米的地方吃饭,准备将车停往饭店30余米的地方,然后步行回家。但刚从饭店门口出来行驶不久,就被交警查获。

  法院认为,刘某某危险驾驶罪罪名成立,但醉酒驾驶距离和时间相对较短,其行为的危险性明显小于醉酒驾驶机动车高速行驶、长距离行驶情形,未造成实际危害结果,加之本案中认定被告人从重处罚的量刑证据存在瑕疵”,决定定罪免刑。

  除了距离短,醉酒倒车且获得被人谅解的,也有定罪免刑的判例。

  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人民法院的一起判例中,吕某驾车在饭馆门前倒车时,与行人张某乙发生刮碰。发生事故后,吕某与张某乙、张某甲二人厮打,后三人均入院接受治疗。交警认定,吕某在倒车时未查明车后情况,未确保安全,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,张某乙无责任。经鉴定,吕某血液中酒精含量174mg/100ml,属于醉酒。案发后,被告人吕某的家属与被害人达成调解协议,并已赔偿其经济损失55000元。被害人对被告人吕某表示谅解。法院对吕某定危险驾驶罪,免予刑事处罚。

  无罪案例:隔夜醉酒再驾、小区内挪车、证据不足

  澎湃新闻搜索发现,至少有三起危险驾驶罪在庭审后被法院认定无罪。

  在新疆哈密地区中级法院二审的一起判例中,岳某某按照交警的要求,将违章停放在人行道的×××号车辆移至到马路对面的执勤检查点后。交警在与被告人岳某某交谈时,发现被告人岳某某身上有酒味,遂带其抽取血样,经鉴定,被告人岳某某每一百毫升血液中含乙醇84毫克,属醉酒驾驶机动车。

  法院认为,岳某某酒后休息了一个晚上,次日在交警的指挥下挪动车辆,虽其血液中的乙醇含量刚超过危险驾驶罪的标准,其通过一夜的休息,并未意识到自己还处于醉酒状态,交警让其移车时,也没有发现上诉人处于醉酒状态,不具有危险驾驶的主观故意。且在交警的指挥下危险性大大降低,符合情节显着轻微的情形,可不认为是犯罪。撤销了一审法院定罪免刑的判决,宣告岳某某无罪。

  在重庆五中院一起判例中,被告人鞠某停车时发生剐蹭,被交警抓获经鉴定,鞠某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91.3mg/100ml。该法院认为,鞠某明知自己没有驾驶车辆的资格,赴宴前后均委托朋友帮其驾驶车辆,在发现停车位置不当时,为避免在小区道路上其他车辆通行时发生隐患,出于符合情理的短距离挪动车辆行为,不构成犯罪。

  此案中,重庆五中院认定涉案小区道路不具有公共性:如果小区仅允许来访车辆经业主同意后可停放的,对象相对特定,范围相对较小,此种管理方式的小区不具有公共性,不属于允许社会车辆自由通行的场所。

  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的一起无罪判例,系驳回抗诉,维持原判。

  薛某某在商店喝了一罐啤酒,因家中有事,酒后独自驾车小客车行驶,与道某和张某的羊群发生碰撞,造成三只羊受伤、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。事故发生后,薛某某将车辆送至修理厂。之后,又在商店喝了2瓶啤酒。同日21时40分许,交警将其带至医院抽血,经鉴定,其酒精含量为207mg/100ml。

  法院认为,“薛某某第二次饮酒后未在道路上驾车,在接到交警队电话后即刻赶到了交警队,其虽于第一次饮酒后发生交通事故,但无证据证明其是在公安机关依法检查时,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饮酒。因公安机关所作的酒精含量鉴定是在薛某某第二次饮酒后所作,该鉴定意见不能证明其驾驶机动车时是否处于醉酒状态,原审判决原审被告人薛某某无罪正确。”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手机登陆:wap.qichengb2b.com手机客户端:
关注我们:

新手指南 会员注册 帮助中心 免费商铺 找回密码

采购商服务 找公司 找产品 产品导航 公司黄页

企诚网 企诚网官方微信

供应商服务 R+视频主持人 R+行业标王 R+黄金展位

交易安全 买家防骗 卖家防骗 交易纠纷 举报投诉